澳门赌场网站

投稿信箱 |  网站地图 |  收藏本站
   
当前位置: 首页>黄河文化>文学天地>文学原创


黄河口的高粱


王宝国
发布时间:2018年10月30日  来源:

  秋天的田野像刚刚分娩的少妇,喜悦中透着一丝疲惫。庄稼差不多收割完了,只有高粱立在黄河口的田野上,在纯洁的阳光下舞动着修长的叶子。

  收割后的豆地,犁铧翻卷,清新的泥土和腐败的豆叶掺杂在一起,融合成一种很特殊的味道,使你忍不住想象犁地的牲口会打一个清脆的响鼻。

  随着犁铧翻动,一只只蚂蚱慌不择路地逃进紧傍豆地的高粱地里,后面跟着几个紧紧追赶的孩子。有的蚂蚱直直地撞向高粱富有弹性的躯干,头昏脑涨,被囚在一只小小的“手掌”中。更多的则逃进了高粱深处。

  在激动人心的追捕中,太阳渐渐西斜,细密吟唱的秋虫穿过叶子的海,荡起层层清凉的涟漪。那种凉意像一块透明的水晶包围着你,追逐着你,直到你跑进家门,将瘦小的身子偎在红红的灶火前。

  几场秋雨过后,高粱独自守望的田野更显空旷和冷寂。这时,大人们赶了牛车收割高粱,把最后的秋天接回家。他们从根部削下成熟的高粱,用草绳捆了,在场院上摆成一队队的“人”字。田野空荡荡的,再没有可吸引孩子的地方了。没有了高粱的田野,孩子们玩不成捉蚂蚱的游戏了,便是捉迷藏时那种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的乐趣也不复再来。

  在乍寒还暖的日子里,在空旷的田野上,那些被割过的高粱地,又在根部长出了嫩芽,远远望去,呈现淡淡的绿色,像一层薄薄的青雾,孩子们似乎很快就又能看到一大片生机勃勃的高粱了。然而,立冬节气来了,树叶开始簌簌滑落,露出清瘦的枝干,幻想中的高粱被一阵紧似一阵的北风吹得无影无踪。

  在我将手揣进棉袄时,雪花从阴霾的天空纷纷而下。那时的冬天特别冷,雪下得格外大,雪融化了,很快成为冰凌,挂在房檐下,就像寒冷的旗帜。大雪封门的日子,父亲开始纺笤帚,将单调的冬天纺出了一些活气。父亲用脚蹬住模具的一端,另一端挂在脖子上,将脱了粒的高粱苗用铁丝箍起来,扎得结结实实,再用粗粗的麻线系牢。于是,一把带着高粱淡淡甜香的笤帚就纺好了。除了纺自己的,有时他还要替邻居纺几把。这是一种细致的手工活,不但要细心,而且要有耐心,父亲常常不知不觉就纺到了掌灯时分。晚上,母亲煮起了香喷喷的高粱面粥。灶下,高粱秸燃烧着,不时迸出一朵小小的火花。父亲端详着最后一把笤帚,然后,活动一下酸疼的胳膊,说:“吃饭吧。”孩子们立刻欢呼跳跃起来,急急地帮着摆桌子、拿碗筷。这是20世纪70年代鲁北农村最典型的晚餐:高粱面粥、高粱面饼,下饭菜是洗得干干净净的大葱和家酿的甜酱。一家人围坐在桌前,咬一口高粱饼,佐一口蘸了甜酱的大葱,喝一口高粱面粥,温馨的感觉就在小小的饭桌上蔓延着、在昏黄的油灯下跳跃着。又滑又稠的高粱面粥与舌头亲密接触后,沿着喉咙缓缓滑下去,那种特有的清香可以在唇间保留很长时间。

  如今,在黄河三角洲,很少能看到大片大片的高粱了。从村里走出去的人们,高粱成了记忆中最茂盛的情节:它们立在秋天的原野上,发出青翠的光芒,照亮了清贫快乐的童年……

 


365bet在线体育|首页,必威体育app_下载,bt365体育投注 - 最佳平台,bet36体育在线官网手机版,澳门威尼斯人备用网址网站,bet36体育在线app,bet36365_bet36365体育在线手机,金沙澳门官网_金沙澳门官网网址